您的当前位置:华声在线 > 慈孝天地 > 故事人物 > 正文
只为伊人飘香——记全国孝亲敬老之星谢汉光
2015-06-16 11:50:00

2014年夏天,读谢汉光申报的“全国孝亲敬老之星” 材料时,我就为谢汉光在人生历程中“只为伊人飘香”而深深感动,耳边似乎响起那熟悉的、悦耳的《一剪梅》的歌声:

真情像草原广阔,

层层风雨不能阻隔……

雪花飘飘,北风啸啸,天地间一片苍茫,

一剪寒梅傲立雪中,只为伊人飘香。

爱我所爱,无怨无悔,此情长留心间。


谢汉光评为2014年全国孝亲敬老之星。

今年49岁的谢汉光,现在涟源市国土资源局办公室工作。她的生活道路,曾经感动过很多人,也感动了我,而谢汉光觉得:“自己只是做了一个妻子、一个媳妇、一位母亲应该做的事情,我更应该感恩那些无私帮助过我的领导、同事和亲朋”。

谢汉光家在白马镇师乐村,丈夫原是茅塘镇国土所干部,家里兄弟两人,弟弟1994年因车祸不幸去世。1996年7月,丈夫因工作劳累过度,牺牲在下乡途中。她婚姻短暂,饱含人生悲苦,结婚八个月,正是十月怀胎时,失夫之痛可想而知。

爱人离去后,年近七旬的公婆未能承受住这种打击,原本视力不好的婆婆因过度悲痛,几乎彻底失明,生活难以自理;公公因悲伤导致支气管炎加重,整日整夜地咳嗽,丧失了劳动能力,生活的重担压在她的身上。2003年11月,不幸再次降临那个多灾多难的家,丈夫的妹妹全身浮肿,无大小便,由乡卫生院转至湘雅医院后,确诊为尿毒症,要做换肾手术,需要治疗费用15万多元。天文数字的医疗费就像一道无底的深渊,使她再次陷入极度悲苦。


她分管的档案、文秘工作评为局先进单位。

为夫家妹妹治病,她卖掉了家里的树木和竹子,借遍了所有的亲友,最后不得不连家里的耕牛也卖了,才凑够了8万元的手术费。7万元的后续治疗费依然没有着落,妹妹为了省钱,术后没几天便闹着出了院,医院见她家实在交不出钱,也主动减免了7000多元的药费。

农村有句老话,叫“老来丧子,中年丧夫”。20多岁,正是一个女人最宝贵的年华,这沉重的打击,使她痛不欲生,许多亲友出自好心,劝她打掉胎儿重新嫁人,甚至有朋友去她家里拉她去医院,说帮她联系好了一名技术好的医师,“去把胎儿打掉吧,这么困难的家庭,你流泪的日子还在后面呢?”谢汉光对朋友说:“两位老人已经失去了两个儿子,经历了很多的磨难,我不能再让他们雪上加霜了。我又怎么狠得下心,扔下年迈多病而又孤苦无依的公婆不管呢?”

为了让妹妹早日康复,她每天端屎接尿、尽心尽力地服侍妹妹;没钱治病,就请村里的老郎中开药方,自己上山挖草药,还要千方百计给家人改善生活,补充营养。许多年来,谢汉光没给自己添过一件新衣,穿的全部是别人穿过的旧衣服。每天早上天亮就起床,把老人和孩子安顿好后再往地里赶,到中午时分,又急急忙忙往家里跑,晚上还要做饭、喂猪、洗衣,总是忙到深更半夜。在生活的绝境面前,谢汉光死死扛着。她丈夫去世一个多月后,小孩来到了人世,这对常人说是一份天大的喜悦,而对她来说多了一份重负和责任,庆幸她母亲经常会过来帮忙照看一下小孩,帮着忙一忙地里的活,使她悲苦的心有了一点滋润。

不久, 卧床多年的公公病逝,她披麻带孝料理完公公的后事,婆婆却再次病倒了。为了帮助婆婆早日振作,谢汉光整日整夜守在婆婆床前端茶喂药,帮她擦洗身子,和她唠嗑解闷,婆婆终于又奇迹般地挺了过来。


局领导和办公室领导为她祝贺。

1997年3月,市国土局领导见她家实在太困难,真是一贫如洗,几间破旧的土房频临倒塌,两块土砖架口铁锅做饭,烧火用柴草,桌子和床是镇里救济的,就安排她顶替丈夫到镇国土所上班。尽管一个月只有300多元工资,但对于这苦难中的家庭来说,实在是雪中送炭。

谢汉光上班以后,总是想着“要努力工作,才对得起领导”, 她每天早上,第一个到所里开门、打扫卫生,凡是力所能及的事情,从来都是人勤手快。为了尽快提高业务技能,每晚安顿好老人和小孩后,坚持在临睡前深更半夜学业务知识,上班时间就向所里的同事请教,多次被评为“优岗”。 许多年来,她都是白天尽心尽力干好本职工作,利用业余时间整理田地、侍奉老人、辅导儿子。儿子也慢慢懂事,经常在放学后帮忙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。

谢汉光日子虽然忙碌,生活依旧清贫,但现在每月工资1000多元,加上津补贴,一家的生活开支基本上够用了,生活也比较安稳。婆婆年纪大了,不愿进城,妹妹主动接过照料老人的重担,谢汉光按月将生活费用送回去。在节假日时,买上婆婆喜欢吃的鱼回家做给她吃。天凉了,给婆婆添些保暖衣物,天热了,给她买些新鲜果蔬,尽自己的孝心。这个曾经濒临破碎的家,终于有了欢乐与生机。


对婆婆关心备至,经常为其洗擦。

儿子现在读高中了,成绩算中等偏上.为了给儿子创造一个好的学习环境,谢汉光在城里租了一处房子作住所.剩下的钱,除了儉用的生治所需和儿子的学费,她想把它攒下来,给儿子读大学. 谢汉光说:“我没有太多的奢望,只想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,做一个有道德的人.我只有两个愿望,一是希望儿子成绩好,将来有出息,能够回报领导、朋友和社会.另一个愿望就是在经济宽裕的时候,建两间新房装上自来水给婆婆住,因为婆婆一辈子都是挑水喝;还要购置一些家电,儿子曾跟我说过,同学家里都有冰箱,可以冻冰棍吃,我想让儿子吃上冒着冷气的冰棍.这是我的小家,我幸福的源泉.”(涟源市国土局供稿 波汶 梁伟 张彦波 执笔)

0